当前位置:主页 > 国际 >

兽兽:希拉里与莱温斯基携手打开“女权”

2017-07-19 15:39:37 来源:南方娱乐网

  自从去年5月莱温斯基在美国《名利场》杂志撰文,写自己与比尔•克林顿性丑闻之后发生的事,外界对这位白宫前实习生的“复出”目的,就有诸多猜测。美国2016年总统大选临近,当时希拉里尚未宣布参选,但她宣布参选早已被许多人视为板上钉钉的事。莱温斯基沉寂多年,此时出现,是政治对手的有意安排?还是克林顿口中的“那个女人”出于名利考虑的择机而动?许多希拉里的粉丝都暗自为自己的偶像捏一把汗。

  而莱温斯基早已不是当年那个白宫实习生莫妮卡了,如今拥有伦敦大学政治经济学院社会心理学硕士学位她,如今在纽约、洛杉矶和伦敦三地居住。因为是“名人”,找工作不容易,大部分时间里她安静低调生活:冥想、接受心理治疗、做义工,跟朋友在一起。在谈到自己为什么选择重新进入公众视野时,莱温斯基在《名利场》的那篇文章中写道:如今是时候“埋葬那顶贝雷帽和蓝裙子”,并且“为我的过去赋予意义”。

  为屈辱的经历赋予意义,这并不容易。因为这意味着你要倒转过去十多年对自己的整个看法,尤其对深陷“性丑闻”的女性,尤其如此。上世纪九十年代的白宫性丑闻,几乎成为克林顿时代的文化标记,在我看过的所有讨论那一段美国社会性别历史和文化的教科书中,Monica Gate(莫妮卡门,即“莱温斯基性丑闻”)都是绕不开的一个话题。甚至美国的许多女权主义者当初也对莱温斯基感情复杂,刻意保持沉默。因为“婚外情”的确属于私德有亏,也意味着对另一个女人的伤害。女权主义者想不到什么理由去支持莱温斯基。甚至连一向以女权主义者自居的希拉里,也因莱温斯基事件承受了来自女权阵营的巨大压力,有人批评她为了权势和政治而不选择离婚,有违现代女性的独立价值。

  一桩丑闻以自己的名字命名,莱温斯基承受的压力可想而知。而这个压力不仅属于她个人的,它是女性共有的压力。就连克林顿夫妇的女儿切尔西,也承受这一事件带来的压力多年。2008年希拉里竞争民主党总统候选人提名,切尔西为母亲助选,就有“不怀好意者”多次让她回答,如何看待父亲的“另一个女人”莱温斯基。切尔西一开始的反应有点生硬,回说“这事儿与你无关”,后来的回答则越来越理智,比如“如果你要据此投票,那你就那么投吧。但我想一定有人愿意根据卫生保健和经济问题投票”,赢得满堂喝彩。

  “性丑闻”对男女两性的影响是不一样的。女性一旦受性丑闻影响、被污名化,这件事就好像胸口上刺下象征屈辱的红字,时时如影随形。但这并不妨碍克林顿成为美国历史上最受欢迎的卸任总统,离任时他的民众支持率高达65%,现在据说更高。虽然从本质上说,莱温斯基跟克林顿的交往属于成年人之间、自愿、私下的接触,莱温斯基也将这种关系形容为mutual relationship(相互之间自愿的关系),但人们更热衷围绕性与政治铺排的宫廷大戏,爱看以调查名义公布的诸多香艳细节,更等着看两个“均非等闲之辈”女人之间的斗争戏码。无论如何处理这段难题,她们的选择都会被阐释为玩弄权术、获取个人利益。要为扭转根深蒂固的公众印象,为屈辱赋予意义,何其困难。

  莱温斯基是怎样做得到的?在TED演讲中,她提到了促使她“走出来”的转折点:一桩青少年网络霸凌事件。一位大学一年级新生泰勒•克莱门蒂,因为同性亲密行为被大学室友录像,公布到网上,导致他自杀身亡。莱温斯基回忆说,她妈妈对此异常激动,觉得几乎是自己女儿当年的翻版,“你可以感受,母亲让你洗澡时不要关门时,父母的心情如何”。

  莱温斯基说,她自己也是多年之后,才知道发生在她身上的事,应该有专门的名词来称呼,这个词,如今叫“网络欺凌”或者“线上骚扰”。网络是把双刃剑,一方面它迅速放大丑闻,另一方面它比起传统的报纸、广播和电视,也更能呈现人们的不同看法,表达不同声音。17年前性丑闻闹得满城风雨之时,网络还未出现。莱温斯基说,假如那件事发生在互联网时代,她的日子也许没那么难过。

  的确,莱温斯基选择“复出”的今天,已是一个互联网的时代。出乎她自己和许多人的预料,此番重新出现,并未如许多年前那样让她“付出代价”。这不仅是莱温斯基的自我进化,也是一代美国人的集体反省。对许多人来说,“莱温斯基丑闻”早已不是什么香艳往事,更像一面镜子,照出你我当年出的一回丑。曾尖刻讽刺莱温斯基的美国时事评论员比尔•马赫(Bill Maher) 读了《名利场》上的文章后说“我真的感到内疚”,深夜秀节目主持人大卫•莱特曼(David Letterman)公开在节目中表示为自己曾经嘲笑莱温斯基感到后悔。




上一篇:“莱温斯基丑闻”证据将拍卖
下一篇:莱温斯基色诱克林顿录音曝光:愿脱光所有衣服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