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国际 >

克林顿家族丑闻的“宠儿”(组图)

2017-07-19 15:39:37 来源:南方娱乐网



  据美国《纽约杂志》报道,从美国前总统比尔·克林顿与莱温斯基丑闻曝光以来,克林顿家族似乎总是与丑闻联系在一起,眼看着希拉里很可能参加2016年总统竞选,这个家族会不会再次曝出丑闻呢?不过神奇的是,似乎受到丑闻打击越严重,克林顿一家就越坚强。

  现代快报记者 李欣 编译

  谁抓着丑闻不放?对手

  共和党将克林顿丑闻当成“制胜法宝”

  目前美国人最关心的政治话题之一,就是希拉里·克林顿会不会参加2016年总统竞选,而希拉里所在的民主党内部已对这个问题持平静态度,她参选的可能性已让党内的好斗分子暂时“休战”,甚至令曾经的党内对手们卸下武装。在共和党内部,希拉里某种程度上已成为所有想在2016年竞选总统的人的“假想敌”。尽管共和党内部几乎没有能匹敌希拉里的竞选人,但共和党并不觉得这是坏事,毕竟有克林顿,就有丑闻,也就有了“制胜法宝”。

  美国右翼对此深信不疑,但2016年总统竞选中,可以用来击倒希拉里的丑闻会是哪一桩呢?当然,班加西领事馆遇袭事件是个明显的靶子,现在共和党也一直揪着它不放。但它不会影响到2016年总统竞选,就好像在2012年总统竞选中大部分选民根本不关心外交一样,因为小布什政府在伊拉克问题上的惨败已败坏了整整一代美国人参与外交事务的兴致。“克林顿基金会暗地里的那些事儿”反而更可能成为希拉里的弱点,去年夏天《纽约时报》和《华盛顿邮报》都曾对它进行过调查报道。

  不过,当人们谈论克林顿一家时,他们真正想谈论的不是以上丑闻,话题会很快转移到性丑闻上。事情总是这样,并且已经按照这个走向发展了。

  2014年新年过后,关于克林顿家族的性丑闻已开始发酵,共和党内部最有可能成为2016年总统竞选候选人的兰德·保罗在NBC电视台的《与媒体见面》节目中翻出比尔·克林顿与莱温斯基的旧账,将暗箭指向希拉里。《福克斯新闻》邀请凯瑟琳·威利做嘉宾,威利曾指控克林顿在担任总统期间对她性骚扰。影响力日益扩大的右翼网站“华盛顿自由灯塔”挖出了希拉里已故闺蜜、政治科学教授戴安娜·布莱尔的旧文件,里面记录了很多希拉里对于莱温斯基丑闻的个人看法。今年3月底,《华盛顿审查者》的迈克尔·巴罗揭秘称:“10年之前,克林顿曾乘坐一名男子的私人飞机,这名男子后来被证实与未成年人发生性关系。”很显然这些丑闻挖掘者们没有想到,如果2016年希拉里参选,届时她已69岁,克林顿已70岁,他们将以“全民祖父”“全民祖母”的形象参与选战,这些性丑闻的影射在许多美国人眼里会显得多么荒唐。

  尽管如此,美国主流媒体还是乐意跟着右翼展开报道。今年2月底,政客新闻网发布了克林顿往日丑闻的“备忘录”,并且指出大量文件收录在克林顿总统图书馆中尚未公开,这些秘密文件“将把媒体的关注点引向克林顿家族的过去,对希拉里可能的2016年总统竞选造成威胁”。虽然这一报道并未给出克林顿一家行为不当的明确证据,也未能引起公众的激烈反应,但它只是“开胃菜”,文斯·福斯特和莱温斯基才是真正的“主菜”。福斯特是希拉里的朋友兼法律伙伴,在担任白宫副法律顾问时自杀,多年来希拉里的对手们一直试图将福斯特描述成一场精心策划的谋杀的受害者,假想他是因为跟希拉里有绯闻才被灭口。尽管福斯特的妻子、警方、律师都证实没有绯闻,但福斯特的确是自杀。莱温斯基事件则是迄今影响最大的克林顿丑闻,想必会在2016年总统竞选中被反复提及。

  丑闻战术有用?未必

  年轻的美国选民们似乎并不买账

  美国共和党又开始不屈不挠地、反反复复地拿克林顿性丑闻做文章了。共和党全国委员会主席莱恩斯·普利布斯今年2月在推特上发文:“记得那些克林顿丑闻吗……对此美国真的不需要再来一次了。”简直相当于公开表示反正不管美国是否需要克林顿丑闻,毫无疑问共和党对它们念念不忘,的确需要再来一次。普利布斯还在MSNBC节目上透露,希拉里竞选“会为我们(共和党)提供很多机会”。

  作为应对,美国民主党则会公开谴责共和党“回收利用昨天的垃圾”,不过在私底下他们应该祈祷共和党会继续“拿丑闻当令箭”—那些旧的克林顿丑闻,最好再来点新的,不管是真是假,女人越多越好。因为“性丑闻会威胁希拉里竞选”的想法在民主党看来站不住脚,共和党对性丑闻的痴迷可能令他们在2016年再失败一次。

  随着近年来比尔·克林顿形象的修复,美国人对他过去性丑闻的记忆已经淡化,当然这也得益于右翼怒火的转移—黑人总统奥巴马已成为他们的新“眼中钉”。

  此外,很多会在2016年投票的选民都非常年轻,甚至没有见证过莱温斯基事件,1998年莱温斯基事件曝光时,他们可能还没出生,可能只会对此事感到惊讶,而无法真正重温当时美国公众的愤怒心情。

  莱温斯基丑闻刚曝光时,犹如在美国社会投下了一枚重磅炸弹,所有美国媒体都疯狂地、事无巨细地对此事展开报道,但如果你在十几年之后的今天重温这些报道,会感到媒体可能高估了这起丑闻的历史地位,这些报道也反映了希拉里承受了不少无妄之灾。曾有媒体坚称,希拉里“广泛参与了克林顿政府的法律、道德基调制定”,甚至还有报道称,在克林顿担任阿肯色州州长期间,希拉里曾“打电话命令州警帮她从家里拿卫生巾,送到她的办公室”。这些指控既不符合逻辑,也不符合事实。

  克林顿曾经的助理西德尼·布卢门撒尔曾在回忆录中写道,有些人“就是希望希拉里也染上污点”,因为“没有道理将她排除在外”。就连在2008年总统竞选中,一些共和党人还公开将希拉里称为“婊子”。

  克林顿结束总统任期后,针对希拉里的带有性别色彩的仇恨也并未减淡。克里斯托弗·安德森2004年出版的《美国艾薇塔》一书中,用超过23页的篇幅描写希拉里的一些“旧习”,比如不刮腿毛、有体味、不化妆等。2005年爱德华·克莱因在《关于希拉里的真相》中将希拉里描写成同性恋,称希拉里的母校有同性恋传统,希拉里的同性朋友们“言行粗鲁”“不修边幅”。

  这些带有攻击性的言论实质上未能起到抹黑希拉里的作用,反而向公众展示了,在大部分美国人已接受同性恋的今天,美国右翼依然将同性恋视为异端,实际上也正是因为这些老古董一般的偏见,年轻的选民们才不愿将选票投给共和党。

  丑闻伤害克林顿?

  相反

  性丑闻被炒得越热

  民调支持率反而越高

  以带有性别歧视色彩的语言攻击希拉里的不仅仅是男人,女性撰稿人佩吉·努南曾将希拉里描述为“高资格的乡巴佬”“追名逐利的女人”。从上次总统竞选以来,共和党的领导人们就因性别歧视的言论而失去了很多女性选民,曾担任美国众议院议长的共和党人约翰·博纳表示:“一些共和党人对此还不够敏感。”美国全国共和党国会委员会已就“针对女性对手的言论”开展了提高觉悟的指导,但很多共和党人依旧我行我素,口无遮拦地发表对女性带有歧视色彩的言论。

  这种风气根植在共和党中已有20年之久,即使共和党因此屡遭失败也无法除去这一陋习。这些共和党人永远想不明白的失败始于1992年比尔·克林顿的首次总统竞选:当时尽管爆出跟歌女珍妮弗·弗拉沃斯的丑闻,克林顿还是当选了,这部分得益于时任副总统之妻玛丽莲·奎尔提出的“家庭价值观”言论。她在休斯顿的一次共和党会议上演讲,声称“大部分女性不愿意从她们的女性本质中解放出来”,这引起了很多女性选民的反感。而在这之前,她的丈夫詹姆斯·奎尔已经出言攻击了情景喜剧女主人公墨菲·布朗,称剧中这位工作的单身母亲做了“错误的生活方式选择”。

  每次克林顿有性丑闻爆出,共和党都坚定不移地认为它会击倒民主党,但令他们惊奇不已的是,每次比尔·克林顿都能“原地满血复活”。克林顿成为了继罗斯福以来首位获得连任的民主党总统,也是20世纪除了罗斯福以外,首位在中期选举时其党派失去众议院优势席位的情况下依然屹立不倒的美国总统,并且这还是在因莱温斯基丑闻而多次遭弹劾的情况下。




上一篇:莱温斯基:与克林顿绯闻曾让我成为最耻辱的女人
下一篇:莱温斯基愿为克林顿当“剩女”
分享到: